天亮的方式




偶然一晚看見了落地窗外懸掛在休閒住宅上空的月亮,看著看著即如此這般的對眼前的景象產生某種回溯,回溯那些存在於經驗中的、觀看月亮的影像。她高掛於樓景的空中;一切是這麼的理所當然,純粹來自於一種直觀的「看」,但我思考著,每一個瞬間是如何決定其給予觀者的感動?在怎樣的情況下感動可能被移置或改變?或其實就只是某種個人式莫名的慣性投射? 我試著將那個可能在瞬時出現(每次看見月亮的時刻)的感動,以控制圖樣現身的方式「量化」這些片刻,在同一層影像當中反覆讓那無以名狀,卻觸及到主體的感性時刻不斷出現。
我試著將我近來的遲鈍感在時間上做一個切份,選取一日當中天將亮的那兩三個小時進行拍攝,藉著凝視一段明顯的時間流動(由黑夜到白天),讓視線從可見的變化當中建構自身的時間感以變得清晰。因此,我試著將一段時間鎖住,以經驗中的意向作為基底,使這風景的顯影更為堅固,使記憶中的、尚可見的那些日夢化為物質的顆粒,懸浮於反射的水面之上。

天亮的方式 Dawn's way
水、錄像 water、video
2' 06"
2008

2 則留言:

la phobique 提到...

老王喜歡啦,下次漏水漏多點

1983 提到...

是阿...不然這樣很像膀胱無力的中年男子